我的Palatino。

首圖:Palatino字型範例。來源:Wikipedia

談談我曾經最愛的西文字型Palatino,以及為什麼現在不那麼愛了。

這個故事,要往回說到1987年前後,我剛開始在Mac上用PageMaker軟體開始做電腦排版的時代。

當時,電腦上還沒有現在那麼多各式各樣的字型可以用;而且72-dpi低解析度螢幕上充滿鋸齒的粗糙字體也不怎麼漂亮,要等到最後在300-dpi解析度的LaserWriter雷射印表機上印出來,才能確認真正的結果。

在粗糙的螢幕顯示和(相對)精細的列印結果之間,只能靠想像和經驗來補足。

曾經最愛的字型

在那個大多數人只知道用Times New RomanHelvetica兩種標準字體的時代,造型更有特色的Palatino,列印出來的結果往往十分與眾不同。

用它排出來的文章很容易閱讀、而且間架均衡;最重要的是,會用這種「比較少人用」的字體,可以讓自己看起來更像個電腦排版專家。

幾個也很棒的字型

除了Palatino之外,我當時很喜歡的有襯線字型是Garamond(特別是Apple修改來當做企業標準字型的Apple Garamond)和Bodoni,偶爾也會用線條雅緻、但沒有小寫字母的Trajan

至於無襯線字體方面,常用的FuturaOptima、以及後來出現的Adobe Myriad,都是不錯的Helvetica替代品。

長壽的字型就是好字型

不過,上面說的並不代表Times New Roman或Helvetica不好;反之,這兩款在電腦排版問世之前,就已經在全世界流行了幾十年的經典字型,自然有它們不可磨滅的優點:適合長篇閱讀、穩重、典雅,沒什麼好挑剔的。

只是我自己在做設計、或是排文件的時候,不會那麼理所當然的只用這兩種字型。舉例來說,雖然現在我不會把標準版Helvetica列為首選,但新一代的Helvetica Neue(尤其是細體)因為具有現代感和設計感,仍然是我現在最喜愛的字體之一。

然而……

不過,近年來無論是Palatino、Futura、或是Garamond,我都已經比較少用了。無論在Mac或Windows上,可以選用的字型比以往多得多,當然是原因之一;而且現在在排版時,螢幕上的顯示效果基本上跟列印差不了多少,所以不用冒險猜測結果、也不一定要用「安全牌」字型。

值得一提的是,後來螢幕顯示字型之所以更精準,必須歸功於TrueType字型顯示技術的發展、以及日後Apple將取自NeXT公司的Display PostScript技術整合到Mac OS系統之中。

還有一點非常重要(或許是最重要)的是,上面提到的這些字型都來自印刷品、可以追溯到活版排字時代;但現今許多人都已經改用螢幕閱讀,而這些經典字型在尺寸比書報刊物小、解析度超高的螢幕上,並不見得是最適合的選擇。

所以,無論從設計感、或是小螢幕閱讀的角度來看,個人覺得Palatino已經有些過時。雖然它比較剛硬的線條仍然充滿力量和美感,但一來在螢幕上並不特別出色、二來它過於鮮明強烈的特性已經蓋過了它所展現的文字內容。

但它仍然是好字型

再強調一次:我並不是不喜歡Palatino了,只是看得有點膩;而且在這個Retina顯示器當道的時代,我們應該有更適合螢幕顯示的選擇。

Palatino仍然是個好字型,只是它不再佔據我心目中最愛的寶座。

本文英文版在此简体版在此

Facebook回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