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artists copy, great artists steal.」怎麼翻?

簡單的說,就是「好的藝術家模仿,更好的藝術家偷學」。

同事 tenz 在Facebook上問了這個問題:

畢卡索的名言:Good artists copy, great artists steal.

我如果翻成「良匠仿其型體,大師直取神髓」,各位會覺得這是超譯嗎?

以下是我的第一輪回答:

(聲明一下:如同我在所有翻譯相關討論中的慣例,舉出來的都是技術範例,而不是「這樣翻才最好」。)

「良匠仿技、大師會心」

不過這個還是有點超譯,因為原本的「steal」那種「曖昧的硬上暴力感」沒有翻出來。


於是 Jerry Cheng 兄建議的是「良匠仿技、大師竊意」。

這樣也是很好,但在中文裡面,以我所知道的用法和典故來看,「竊」字的字義和意境都高不起來(即使是自謙語的「竊以為」,都是壓低地位的用法);跟前半段的「仿」字對比,境界也沒有比較高,所以比較難套進去。

以寫中文對句的原則,要用的話就最好可以找到同樣有「竊」字、在這裡貼切、句意又高的典故來背書。

此外,在這個案例裡面,除了「steal」這個字要翻得巧妙之外,前後兩句之間的境界上升變化(匠→師,仿→?)也必須兼顧,不然就不夠完整了。

所以「竊」字在這裡意思對了(而且比「偷」好),但是卻不夠「上升」,有點傷腦筋。

另外一個變通的方法,就是用同一個動詞,但在後面的詞上動手腳。例如翻成:

「匠取其技,師取其神」

(「取」一樣不分高下,但「神」應該比「技」高一點。)

或是再動點手腳:

「匠窺其技,師取其神」

(把前面的「取」的格調降低成「窺」,把後面的「取」字拉高。)

大概是這樣的意思。至於前面的名詞要用「良匠」、「巨匠」、「大師」之類的,就另外再去推敲,譯者覺得達意就好。

(耍寶一點的話就是「白鶴亮翅,黑虎偷心」這樣。)


也有人建議:

畢卡索的畫不會有任何文謅謅的感覺……。個人以為直譯才對。他說的就是抄跟偷。

其實直譯也不是不行,他就是是那麼說的沒錯。但即使撇開譯文雅緻與否不談,在這裡還是有兩個問題:

  1. 「Steal」在這句話裡真正的意思(不僅是單字,而是在句中的語意)還是沒有翻譯出來。
  2. 如果脫離了「畢卡索說」或「畢卡索的畫」這個語境,就確實會顯得有點粗暴、甚至誤導成「高手就是要用偷的」。

於是有人提到:

《金翅雀》譯者平實地譯「仿效跟剽竊」,剽竊太重了。

以我的觀點,「拙劣的藝術家仿效、傑出的藝術家剽竊」這個翻法已經不是「平實」,而是「往錯誤的方向加料」,已經變成「誤譯」了。

如果說的是「拙劣的藝術家仿效、傑出的藝術家偷取」,我都覺得還比較可以接受,至少還是把字面忠實表現出來。

雖然我一時也沒有絕對更好的說法,但原文的「steal」絕對不會是「剽竊」,而是「在沒有人主動教你的時候偷偷學起來」。意思類似日本美食漫畫裡面常見的對白(一時找不到圖):

師兄教訓菜鳥:「沒有人會教你做壽司的細節,你必須一切都自己用眼睛去偷學!」

如果這個說法成立,就可以瞭解為什麼「剽竊」是太嚴重的措詞了。


所以究竟怎麼翻最好,我也不知道;我自己的版本應該會是前面舉的例子之一,或是直接用白話說「好的藝術家模仿,更好的藝術家偷學」。


再加個版本:

「庸者得形,達者傳神」

下聯:

「迴轉壽司,一皿入魂」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