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的床前明月光

有人跟我堅持翻譯要照字算(尤其是堅持一字一元已經很高的那種),我就跟他說:「你幫我翻『床前明月光……』,翻到好我給你20塊。」

不過話不能光說嘴,如果真有人超過行情出了100塊,你也得拿得出東西來才行。於是我譯了一個版本放在這邊存檔,待價而沽。

Moon glowed on my pillow,
It’s almost a frozen plain of sorrow;
I stared up through the blurred tears,
Alas, home so far away like another tomorrow.

其實這段話來自跟另外一位專業譯者的討論。他說:

編輯給了我八個字,是期刊主標題要放封面。請我翻譯成英文。我想了八個版本,花了我一天的時間。

有些翻譯真的不能用字算(雖然我們這次確實用字算)。

但我告訴他:

有人跟我堅持要照字算(尤其是堅持一字一元已經很高的那種),我就跟他說:「你幫我翻『床前明月光……』,翻到好我給你20塊。」

翻譯不只是文字上的轉換,更是一門「再創作」(transcreation)的藝術,尤其在翻譯具有大量深層文字意涵和文化背景的詩歌時更是明顯;它可以不貴,但該有價值的時候也不能馬虎。

這種transcreation到底應該怎麼收費啊?

他問。

好吧,在這邊把珍藏30年的翻譯報價技巧公開出來:

除了一般的難度和份量等條件之外,就是要看是否為商業用途。假設某餐廳要在101開旗艦店,想耍帥把「床前明月光」翻成英文放在門口,這一單我大概會開三五萬(20塊太看不起對方了);但我會答應業主這是獨家,不會再用於其他地方(這個其實沒什麼鳥用,但有些業主吃這套,付錢會比較乾脆)。

如果是一般雜誌刊物……光這個部分至少也另外開個一兩千吧,都不給的話就請他們直接貼中文。

別說我死要錢,翻譯的人也是得吃飯的;不然一本唐詩三百首譯完還不夠買幾斤豬肉啊。

好啦,再來一首,看看可以值多少錢?

The sky has fallen dark,
The wind is blowing hard;
My father is a fisherman,
Why he never stays around,
To comfort my lonely heart?

參考閱讀

Facebook回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