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譯「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的思考過程

有朋友問我,這句出自佛教金剛經的話該怎麼翻譯。於是想了一下,並且記錄下來這可以怎麼「用英文表達」(跟「翻譯」其實是不太一樣的意思)。

還是老樣子,重點在於思考過程,不在結果好壞;翻譯沒有所謂「最好」的定論,或許從前也有人翻過、或是翻得更好,但這一點在這邊就不是很重要了。

認真說來,這句話譯成白話要怎麼說也有許多討論,但我也就先不執著這個,以〈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從梵文原義到禪學新詮〉(PDF下載)一文中提到的這段為本:

翻譯這種在西方文化中原本沒有的觀念時,有兩種手法:

  1. 直接照字面翻,但盡可能翻到可以大略猜出原來的意思:例如「A full house of gold and jade」(金玉滿堂);如果你拿的是一字一元的稿費,基本上做到這個程度就可以了。把這句吉祥話的意涵傳達給西方世界,不是你的責任。
  2. 找一個沒有文化背景差異的譬喻情境/意象(metaphor):用這樣的情境,去傳達原文想要講的意思;通常為了文化上的共通性起見,會選用來自自然界或日常生活的metaphor。純就文字上來說,其實這是比較容易的翻法,因為已經沒有了文化差異的問題;難則難在要挑選什麼樣的metaphor,是能夠藉由語意轉換來傳達原文的意思。

順帶一提:目前常見的線上翻譯工具都翻不出「金玉滿堂」這個詞。

大多數時候,我自己偏向後者,也就是使用metaphor的翻法;一來對於翻譯老手來說,其實文字難度並不會比較高(前面說過,難是難在設計metaphor)、二來對於讀者來說,也是比較負責任的作法(但最好酬勞不只一字一元)。

另外一個重要的點,在於後者的翻譯方式(至少到目前為止)仍然需要譯者的聯想與理解能力、閱讀與人生經驗、以及文化內涵厚度才能做到,目前還是機器難以觸及的領域。

換言之,有這種能力的譯者,暫時還比較不容易被取代。

言歸正傳,如果是我來翻譯「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會怎麼思考呢?

理解原句

如果這句話可以理解成「不執著於事物,就可以擁有更多思考空間」(此時會刻意先忽略宗教上的意義或理路,否則牽扯不完),要找metaphor就簡單多了。

但必須注意的是,如果要翻譯的是《金剛經》全文,因為有上下文脈絡的關係,所以除非找到適用於全文的metaphor(這個極難,也不見得適合,因為太容易扭曲全文原意),否則並不適用於以下的翻法。

尋找意象

如果上一段提到的「斷章取義」成立的話,意義或許會接近《論語.子罕》中的這段:

子絕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簡言之就是「不執著、不自我中心」。

如果這一點也成立,意象就不難找了。適用的、容易想到的很多,就直接抓一個淺顯的來用:船。

試寫一下

在這個階段,實質上已經不是翻譯了,而是如何用英文表達出上述的意象。先試寫一個比較直接的版本(括號中為字面直翻回中文):

Don’t moor your mind if it asks to sail.

(當你的心想要航行,就不要綁住它)

當然這是很粗略的想法,文字上沒有什麼修飾;所以換個說法:

Unmoor your mind for grander voyages.

(解開你的心,讓它邁向更偉大的航道)

字面上比較漂亮了,但是意思其實已經跑掉,而且顯然開始有點動漫味(笑);因為原文的重點其實是在「應無所住」,至於「生其心」則是一個比較隱晦的承諾,應該留著比較多的想像。

一般來說,如果是商業案件的話,像上面這樣的思考和試寫大概會循環重複三四次到十幾次不等,有時候還要跟客戶反覆往來討論;運氣好的話,中間還會跑出一些自己都想不到的意外驚喜。

不過這邊只是示範思考過程,就不那麼麻煩了,繼續往下寫。

如果後半段可以留給讀者自己想像,那麼這樣可以嗎?

Moor your mind nowhere.

(別讓心停泊在任何地方)

光是看直接回翻中文,會有點看不出英文中的隱喻。因為「Moor」(繫泊)是專用於船隻的詞,所以後面就不需要再提「船」、「航行」、「旅程」之類的用語。原則上來說,如果這句話要你「不要把心綁住」,後面隱喻的就是「放開它就會有更廣闊的空間」,照講是不需要再多言的。

但如果真的不放心的話,可以後面再狗尾續貂一小句,不過我通常不偏好這樣做:

Moor your mind nowhere, for more.

前面的反義字「Unmoor」,字義上可以換成「Untie」(鬆綁)、「Unleash」(解開束縛)、「Unchain」(解開鎖鏈),意思都差不多,但就沒有跟「船」之間的隱喻了。

此外,「mind」也可以用「heart」(心)代替;不過如果用「heart」的話,意思會比較像是「自己的意向」(例如「follow your heart」),而不是「思考方式」或「意識」。

其他可能

當然,用「船」的意象只是選擇之一,甚至不用任何意象,用字面原意直闖也是可以的;例如很淺顯的:

Open your heart to get more.

Open your heart for more.

Stay open to embrace the world.

……等等等等。

不過,這類的翻法比較沒有獨特性,也太容易跟其他語錄重複;至少,在變成英文之後,就沒有了原本文言中「無所住」、不糾結的味道了。

好,認真一點翻

然而不得不說,上面的這幾種翻法、或者說運用意象的翻譯技巧,都是只求交案速成、讓讀者可以大致理解的技巧;前面也說過,如果是要翻譯全部經文脈絡的話,是不能這樣翻的。

那麼,如果要認真一點翻的話,應該要怎麼做呢?

首先要做的功課是,多看一些對同一句原文的討論與解釋,看看有沒有什麼不同的歧義(特別是對於宗教經文的討論,有些人會有彼此不同、甚至彼此矛盾的解釋);如果沒有矛盾的話,就選擇不同版本之中最廣泛出現、或是重複程度最高的說法。

而以「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來說,稍微有點歧義的地方反而是在後面的「生其心」部分(所以前面的「船」版中,刻意把後半段省掉,留給讀者自己想像,一部分也是這個緣故)。一個版本的說法是(白話直翻)「讓心有更大的空間」、另一個版本的說法則是「讓人可以更澄澈的直指本心」。

這兩種說法我都可以接受,或許這兩個版本的意義也沒那麼大的差異;翻譯時採用其中任何版本都沒問題,如果能兩者兼顧就更高明了。來試試看:

Bound by nothing for more wisdom.

這個寫法有幾個重點:

  1. 把「心」字就帶點禪意的省略掉了,應該看到後面的「wisdom」就知道。如果讀者因此而看不出來在講「心」,恐怕也難以體會整句話的深意了(笑)。
  2. 因為解釋的不同,「wisdom」可以代換成「freedom」(自由)或「revelation」(啟示)之類的字,這裡就不講究了。重點是這個位置的用字必須是比較形而上的。
  3. 「Bound」(束縛)也可以換成「Abide」(遵守)或「Hinder」(罣礙),同樣不講究,先講句型。

假設這樣的翻譯已經可以了,但作為「商品」(如果是商業案件),這個版本有兩個不足的地方:用字不夠出色、結構不夠出色。

以用字而言,適當的使用音節較多、較為罕見、或是有額外意義的字,可以提高句子的商品價值;以剛才舉的例子,如果用了「revelation」這個略為帶有西方宗教意味的字,就會顯得譯者「比較用心」。

同樣的道理,「Hinder」或許也會比「Bound」好賣。

句型方面,上面這種一句到底的寫法也會顯得不夠花心思;跟中文一樣,如果可以寫成前後結構和用字彼此對照的上下句,像是「xxx by xxx, yyy by/for/in… yyy.」或「(子句A) to (子句B)」就更好了。例如:

Hindered by nothing, grow for revelation.

這裡的用的「grow」(生長/成長)是個險字。雖然靈感來自「生其心」的「生」字,但並不是直譯,而是比較接近「(去除罣礙之後)讓自我成長」的意思。

或是:

Hindered by nothing to explore from/for within.

這個版本的重點是後半段的介係詞。用「from」的話是「從內心出發探索」,比較接近前述的「(向外)讓心有更大的空間」版本;如果是「for」,則是另外一個版本的「(向內)直指本心」。

結語

好,大概就是這樣。如果是商業案件,我會交出去的可能就是類似最後一句的版本;但如果是在比較隨興的用途(例如寫雜文時引用「應無所住」,但重點是易於快速簡單理解),可能就會用「Moor your mind nowhere」這個版本。

有時候,翻譯就如同我在前文〈翻譯的床前明月光〉中所說的,就是一個再創作的過程;而這個過程本身、以及產出的結果,除了譯者本身的能力、文化背景、經驗等條件之外,也會受到情境、用途、以及思考過程的影響。

對於隨性用途來說,上面的思考過程算是標準版,翻出這樣一句話所需的時間從5秒鐘到5小時不等;對於專業/商業用途來說,則是經過大幅簡化的版本,實際的過程可能會重複3到30次、所需時間從50分鐘到5天不等。

此外,還可能會有一些外界的因素,像是「(業主)老闆不喜歡這個字」、「老闆看不懂這個字」、甚至「這個字可能老外也看不懂吧?」之類的,都需要一一溝通克服,並不是自己滿意就行。

以下這點可能從前講過,不過就再講一次:寫東西跟做麵包一樣,自己要吃的當然料好實在就行,但要拿出來店頭賣的東西,除了好吃之外,賣相好看、甚至有奶油糖霜裝飾除了是必要條件之外,對某些人來說甚至可以視為一種職業道德。

至於這樣做是否會導致過度包裝、浪費產能(原本5分鐘的事情,未來用字和句子結構好看要花5天)、甚至本末倒置(為了字句而放棄更好卻平淡的譯本),就真的難說了;至少同樣一套標準,很難適用於所有的場合、客戶、用途。

但如同前面說的,這些考量至少目前還只有人類譯者會做,機器還得花點時間才能跟上。

之所以會一直提到機器的事情,是因為「人工智慧翻譯」近年來又成為業界的熱門話題;會寫新聞稿、會寫小說、多少會做點簡單翻譯的機器都已經問世,譯者同業有些或許會擔心工作遲早會被取代。

「夠好」的機器遲早有一天會誕生,這一點我不懷疑;但別忘了一件事:機器會進步,但人(也就是你我)也必須持續進步,讓機器追趕得更辛苦一些。文化底蘊的轉換、對於不同場合情境的思考、以及對於作品內容的想像力,在可見的將來應該還是人類的強項。

如果你自己停滯不前,卻又擔心會被機器取代,好像沒什麼道理。應無所住,才能生其心,對吧?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