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Wireless Handhelds Grip Computex

2019 note: this is a Computex show floor report written by me for eWEEK.com in 2002. Computex was one of the largest computer trade shows in the world but losing its glory in the past decade. The next wave of mobile devices and new derivatives such as IoT could bring it back to the centerstage. Can they?

Apple市值突破一兆美元與我的半輩子

對於這件事情,我有點感慨、卻又無感。無感的是,這件事情就像「股市攻上萬點」一樣,最大的價值是「發生過了」,但沒有太大的意義;有感的是,Apple的成長歷史跟我的超過半輩子有著密切關係。

我的職涯起步小故事

我最近為合作作者程天縱老師整理出幾篇關於「職涯第一次」的文章,編輯過程中當然也詳讀了其中的故事。雖然我沒有同樣的成就,不過出社會也剛好超過30年了,文章中有些情節我也曾經遭遇、也一樣有感。

暴民釀的酒

幾年前,我在偶然的機會下練筆寫了「暴民」兩個字,後來它出現在很多我意想不到的地方。

Anti-ticking trash bins in Taipei

We are now hosting the Universiade 2017 in Taipei, Taiwan. This morning when I was taking MRT (Taipei Metro) to work, I found the staff covered the trash bins on the platform and left a notice.

2006年尾回顧(下):快樂版

(寫於2007年1月6日)這一年發生了很多事情,無論是報紙上的政治版、或是網路上的新聞版,大家多少有些經歷、只是深淺程度不同。這篇不是要記錄「今年發生過什麼事」,那些自有新聞媒體或是熱心網友會去整理;我要記錄的是今年跟自己相關的事情、跟前兩年預期的前後比較、以及一點快速的感想。

在中文系教數學的人

我在前面一篇文章〈技術譯者的基本功〉中提到,技術譯者必須做的一件事情,是回頭把一些基本知識溫習一下,而不一定要在網上急著找答案。

舊作出土:「儒與法」

這篇相當枯燥、而且很不成熟的文章,是我在很久很久以前的1980年代17歲時所寫、並發表在某刊物上的。會把它打字貼上來,只是想將自己在還沒有電腦的時代、或是過去當雜誌編輯時寫的文章整理出來,改成數位形式留個記錄而已。

那年冬天在紐約

看到這部電影的背景,想起我住在紐約的第一年冬天,就曾經為了等朋友搭來的一班火車,在中央火車站等到凌晨一點多。

我為什麼暫時離開Tumblr

我為什麼暫時離開Tumblr

幾年前,我把個人網站搬到Tumblr上、再套上專屬網址,過了一段非常滿意的時光。Tumblr的簡潔好用、以及對於網頁主題的高度修改彈性,確實是當時的最佳選擇。 今年,Tumblr公司藉著被Yahoo併購的機會也計畫進入台灣市場;這是個好消息,我也一直充滿期望。雖然我對於中文介面沒有立即的需求,但某些跟中文相關的功能(例如跟中文完全不相容的站內搜尋;我自己是裝上Google引擎硬改的)如果可以改善的話,對於中文用戶來說也是個不錯的消息。 然而遺憾的是,中文介面出現了(而且翻譯還算不錯),但後台的編輯器出了很大的問題: 在Markdown編輯模式下無法貼圖:必須轉回HTML或Rich Text模式才行,但如果貼好再轉回Markdown格式會跑掉。 在寫好並儲存中文文章之後,如果想再打開文章編輯,會出現圖中嚴重的HTML escape問題,使得整個編輯器無法使用(雖然還是有工具可以把文字轉回來,但非常麻煩): 這兩個問題已經透過在Yahoo的朋友反映了幾個月,也因為如此有些文章暫時不敢在Tumblr上發表(貼上去之後改個五六次是很正常的);雖然朋友很熱心的一再幫忙傳達意見,但很遺憾的,Tumblr在改版並且加上中文介面之後,反正變成了幾乎完全不能用的服務。 目前已經確定會發生這個問題的環境,是Mac OS X搭配Chrome/ Safari/ Firefox(也就是或許跟Mac OS X有關,但和瀏覽器無關),其他平台可能沒有(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測試看看)、據說Tumblr工程師也「無法複製這個問題」,所以暫時無解。 因為從前用過一段時間WordPress,所以操作起來還算熟、轉移過來也要不了多少時間,於是就移過來了。在這裡待一段時間看看;如果Tumblr沒有改善、這裡用起來也還穩定,那就定居下來囉。

我為什麼暫時離開Tumblr ,轉貼自石墨工房7.0

Aple相關的新書訪談

今晚經由安排,和一位華爾街日報的記者共進晚餐。據說這位記者正在寫一本書(或是一篇較長的報導),從產業角度講述蘋果從80年代到現在的一些事情。

一起來讀點什麼吧?

一起來讀點什麼吧?

只能說,英雄所見略同,而且還蠻同的。 十幾天前的4月7日,我想到、設計、買網址、推出了ReadSomething.in網站,10日寫了「一不小心,我又開了個網站」這篇宣告;這兩星期來成長還挺順利的,也承蒙很多朋友投稿上傳圖片,短時間內就累積了幾百張有趣的文字影像,看起來有可能幾週內就會被Facebook用10億美金收購的樣子。 不過隔不了多久,昨天就有朋友通報,網路上冒出了一個「很類似」的東西,似乎是博客來網路書店架的活動網站: 看到這個站,有點啼笑皆非。從我自己的觀察來看,它顯然是在我的ReadSomething.in之後才開的;因為沒有自己的網址(寄居在os.iqbi.com之下),大概也沒打算長期經營,活動期間只在4月18到23日之間。 怎麼說啼笑皆非呢?當然這種佈告欄類型的網站不是我發明的,現在大家會說是「Pinterest style」,但當然也不是Pinterest發明的,只是他們現在比較紅,所以大家這麼說。不過,我倒是頗有把握這種分享文字影像的網站先前沒看過(至少在華文市場沒看過,但把握當然沒有100%)。 我的司法官朋友曾經告訴我,法律不保障概念、也不保障單純的式樣本身(除非申請專利;如果沒記錯的話),而且我沒有證據證明這個網站的開發絕對在我之後;所以我只能說,大家都把「Read Something」字樣掛在網頁最上面,算是好大好大的巧合。 在網路上混了幾十年,這種事情沒少見過,做的網站也不是第一次出現類似品,「做跟你一樣是給你面子」也聽了很多;所以這件事情無論如何,除了寫這篇留作紀念之外,我是打算一笑置之。 如果因為我做了這個站、或是因為他們做了那個站,讓大家更喜歡閱讀、更喜歡文字、更喜歡500元禮券,而且證明這個創意還真的可以搞個網站的話,那我也是很開心的啦。 世界大同,peace。

一起來讀點什麼吧? ,轉貼自石墨工房7.0

辨識客戶的心理遊戲

跟在某大汽車品牌的客戶聊了一下,聊到某個千萬汽車品牌、以及那邊的業務代表和剛好認識的台灣分公司老闆。我說我曾經考慮過(以下半開玩笑,看看就好)萬一老一點的時候沒頭路,可以去當這種千萬級汽車的業代。

髮膠

在浴室的架子上瞥見一罐已經被我遺忘很久、蓋子上甚至積了灰塵和狗毛的髮膠,不禁啞然失笑。

與哈恩先生重逢

(2007年12月13日舊文)我喜歡在旅途中買書,通常喜歡買的是當地出版、關於當地文化或風土的書,比較有紀念性;當然,最好是以我看得懂的語文寫成,以便在路上閱讀,如果是狀況不錯的舊書就更好了。

懷念老友Rudy Sanchez

1991年的Rudy,是一位紐約市的平凡老人。當時大約八十歲,老伴已經過世,所以單身住在一個小公寓裡,子女不詳。

送貼紙啦!

因為看起來大家還蠻喜歡我設計的這張網路貼紙,所以前兩天去做了「實體版」,今天終於拿到;品質還可以,但是裁切不很理想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