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

美國對中國的攤牌,就在今天

今天最大的新聞,莫過於美國副總統Pence發表的演說中文版內容,透過美國之音向華文世界發表;而這篇講稿中所揭示的,可能是近30年美國與東亞關係最重要的宣言。

與哈恩先生和狄更斯再度相逢

1992年,我在荷蘭和哈恩先生──或者應該說是小泉先生──第一次相遇;2007年,我寫了一篇文章記述這件事情。昨天,又無意中看到了這本書。

中詩英譯的奧妙遊戲

多年前,一位對岸讀者寫了一段訊息給我,討論關於中文詩英譯的問題;雖然文學方面我是絕對外行,但是很樂意互相切磋討論一下,也歡迎方家指正。

「讓俄國人也看得懂」

多年前有一天,正在為某汽車業客戶埋頭苦幹的時候,一位資訊業客戶忽然冒出來找我:「上次你寫的那句標語,是否可以修改一下?我們這邊負責校讀的老外說他看不懂。」

從前的人如何說愛你?

在一篇「簡書」網站上的文章中,作者舉出了一些例子,說明古代的人或許如何用詩詞來表達現代人稱為「愛」的情感。

也來說說「隱形雙關語」

以下這句話如引文所說,藏了一個「常用英文的人一看就知道在玩遊戲、不常用的人看不出梗在哪,但是其實不是很要緊」的雙關語。